飛天毛毛基地
關於部落格
飛來飛去的毛~你抓到幾根?
  • 2024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最後一班小夜

施小姐 21歲 車禍 檢傷分類第二級 小的開放性傷口..

像往常一樣, 我熟練地抄了副手套, 跟朱去看看她, 心中一邊暗自祝唸或許會有道五公分的laceration wound可以咻一下..     

哀憂~~哀憂~~~~ 年輕的小姐叫的相當悽厲  BP還好 都有100多 心跳稍快 呼吸顯的有點喘..

大概是剛受傷有點緊張吧, 我想..

這裡會不會痛? 那這裡呢? 來, 妳這隻手舉一下給我看看 學長熟練地從頭到腳開始評估trauma的情形

整體看起來, 就是左邊的肩膀有些瘀傷, back and flank也有些contusion, 呼吸的時候chest有點痛

Cervical 還好, pelvis也挺穩的, 翻來翻去又是一陣唉唉叫

這回沒得咻了…”

沒發現laceration wound讓我有些失望..於是我開始滴咕著要幫她開什麼片子, 一邊注意到她看起來似乎有點蒼白, 摸起來還冰冰的..

我的手滑到足背去..足跟? ….…. 都沒有?!

該不會是internal bleeding?

看起來還那麼clear, 不過按照她自己描述的mechanism, 被貨車尬到, 機車壓在身上, 的確很有可能

“echo先掃一下看看好了..”

所謂FAST就是Focused Abdominal Sonography for Trauma 的縮寫 主要看四個地方有沒有出血:

1. The right upper abdomen (Morison's space between liver and right kidney)
 
2. The left upper abdomen (perisplenic and left perirenal areas)
 
3. Suprapubic region (perivesical area)
 
4. Subxyphoid region (pericardium

朱習慣在FAST的四個點先擠上一抹膠, 這個動作看起來有點像是糕點師父

有ㄟ!” 就在探頭剛擺上RUQ的瞬間, 我叫了出來!

一道黑劃過Morison’s space   果然bleeding!

接下來事情的發展有非常戲劇性的變化

我們的姑娘馬上被推到急區, on 兩條line,

接著就是一陣此起彼落 先掐1000” 有已經在掐了 的對話

換個對話內容和場景的話, 你會誤以為他們在情人對唱

再來病人的血壓開始掉到八九十

portable一照, 左邊rib斷了七根, haemo, r’t sidepneumo..

CT切出來, spleen炸掉了, liversubcapsualhematoma, 最慘的是arota似乎還有裂..

病人你想的到的管子通通都插了, 777 (30分鐘內要開的急刀)上定, 不過trauma GSV似乎週末不想來開, 只剩下留守的骨科鍾V

挖幾勒骨科醫生洗ㄟ當衝蝦啦! 嗚啦, 熊干單腳指斷掉係挖ㄟ啦..”

大頭不肯來幫忙, 本來只想排個插刀, 後來學長搬出林宏榮來壓陣才解決..

這也凸顯出台灣的trauma還是不太成熟的現況.. 華人合作的精神不夠!!

最後並人還是推上去開急刀了, 留下急區地面一片杯盤狼藉..

本來想跟去看一下, 後來想想還是算了, 不爽來開刀的V被硬凹來應該會把我豁出刀房吧

今晚的收穫還包括沒有詳細的做PE而誤診一個hernia為gastric pain和salmonella的故事, 最後在我ECHO掃到一坨流來流去的腸子, 還有KUB下看到一段明顯的ileus下收場, 被學長唸了一頓 "你看你抽這些lab是不是都沒有用? 看到疹子就見獵心喜, 可是病人有沒有fever? 從頭到尾都deny嘛~~ " 這段不怎麼精采卻對我來說很深刻的故事下次有機會在分享好了... 

另外還咻了幾個傷口,  pun了個LP就不贅述了...
總之今天頗為充實,
帶著有點依依不捨的心情離開急診室
臨走前還來個"趙氏回眸" ..
看著這個持續運轉的機器, 我以一個小齒輪的身分也進去跟著一起轉,
如今離開, 機器似乎沒有任何停歇..
鄭宇淪說 "我覺得一個地方就是要像這樣, 要讓人家有依依不捨的感覺"
或許我算個濫情的人吧.. 就是一個禮拜的營隊短暫相聚, 也控制不住湧出的離別感傷
或許是intern獨有的福氣,
可以在這裡期待著上班,
可以在總醫師說:離職辦完就趕快放假吧 的時候,還不可思議的回答: 學長, 我們都還想再上一班...
可以在最後一夜躺在床上, 還若有所思得互相點頭稱是: 我覺得急診應該run兩個月...
這裡是個好地方, 似乎已經不需再強調了, 應該反省的是, 為什麼別的地方不能?
好的科內氣氛, 教學熱忱, 是模仿不來的嗎?
來急診練抽血導尿EKG真的是匪夷所思的事, 無庸置疑  在這裡EKG是連小姐也不屑做的工作
中榮的急診主任曾致電林主任, 問道: 為什麼我們這裡都沒有intern來實習, 都跑去你們那邊?
我想, 會問這個問題是個進步的開始, 承諾學生們V會親自帶我們做D/D也是個開始
中榮正在往對的方向前進...
希望這個腳步不會太慢, 不會太孤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